首页 司法要闻 动态信息 法律法规 媒体报道 学术研讨 培训教育 电子期刊 通知公告 鉴定指南 技术规范 机构名册
  您当前的位置是: 首页学术研讨
涉及法医学因素的刑事错案65例分析
  发布时间:2018-06-07  点击数:

涉及法医学因素的刑事错案65例分析

李学博 1,2

(1.山东政法学院 山东省高校证据鉴识重点实验室,山东 济南 250014;2. 山东政法学院 司法鉴定中心,山东 济南 250014)

摘要 目的:探讨我国当前刑事错案中的常见法医学因素,为刑事案件法医学检验鉴定提供相关指导。方法:收集2000年以来官方公布确认的刑事错案信息,对涉及法医学检验鉴定的案例进行统计,分析现场勘查实验室检验、物证保管及鉴定结果应用等方面的状况结果:65刑事错案涉及不同程度的法医学因素以故意杀人、强奸和抢劫案件最为突出。主要表现为现场勘验时忽视重要生物物证的提取,重要物证未进行检验鉴定,物证丢失或来源不明,忽视鉴定意见,以不具有排他性和唯一性的鉴定意见定案,以及鉴定意见存疑或错误结论:法医学检验鉴定失误或差错是形成刑事错案的一个重要因素,加强法医学勘验鉴定工作对刑事错案防范具有积极意义。

关键词 刑事错案;法医学;DNA;防范

Factor analysis of forensic medicine in 65 misjudged criminal cases

Li Xuebo1,2, Zhang Jiangzhong3, Ding Chunli1, Meng Hao1, Yu Xiao-jun2/1.Key Laboratory of Evidence Identification in Universities of Shandong Province, Shandong University of Political Science and Law, Jinan 250014, China2.Department of Forensic Medicine, Shantou University Medical College, Shantou 515041, China; 3.Altay Public Security Bureau of Xinjiang Uygur Autonomous Region, Altay 836500, China 

Abstract Objective To observe the forensic factors of misjudged criminal cases and provide guidance for the forensic appraisal in criminal case. Methods The official confirmed criminal misjudged cases since 2000 were collected. Forensic medicine factors including crime scene investigation, laboratory test, evidence preservation and application of expert opinion were analyzed. Results Sixty-five misjudged criminal cases related to the forensic judicial expertise. Misjudged criminal cases mainly appeared in intentional homicide, rape and robbery cases. Many reasons resulted in the misjudged criminal cases, such as without collection or test the biological material evidence, lost or unidentified the material evidence, ignored the expert opinions, making a decision on ambiguous expert opinion. Conclusion Any negligence or errors in crime scene investigation or medicolegal examination can lead to misjudged criminal cases. Administration need to be strengthened to ensure the quality of the case.

Key words Misjudged criminal cases; forensic medicine; DNA; Preventation 

作为司法诉讼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勘验鉴定环节出现的任何不足或错误均可能造成司法不公,鉴定意见的错误还可直接导致审判错误,严重影响诉讼效率和诉讼质量[1, 2]。法医学鉴定系传统三大类鉴定之一,常常为刑事案件的审理提供重要的科学证据,同时,由于鉴定环节出现的失误或错误导致部分冤假错案的发生[2, 3]本文收集2000年以来官方公布确认的刑事错案信息,对涉及的法医学勘验鉴定问题的案例进行系统分析基于当前司法环境和技术条件下,有针对性地规范刑事案件涉案证据的法医学检验鉴定工作,建立科学合理的错案防范路径,为证据制度司法改革提供理论依据和支撑。

1  案件资料及统计

1.1资料来源

收集2000年以来官方确认公布的刑事错案结合中国裁判文书网、北大法意案例教学数据库、中国知网、万方数据库、中国冤假错案网及网络媒体报道等资料,获得准确详尽的案件信息后,筛选诉讼过程中涉及法医学证据问题的案例。对符合上述条件筛选出的案件,分别从法案时间、发案地域、案件类型和主要存在的法医学因素等方面进行统计分析

1.2 一般情况

2000年以来官方确认公布的刑事错案共有138其中65起存在法医学勘验鉴定方面的失误或错误,案件发生时间段分布在1982年~2009年,其中1981年~19908起,占12.3%1991年~200036起,占55.4%2001年~201021起,占32.3%

1.3 案件地域分布情况

65起案件主要分布在25个省区市,按照刑事错案的数量进行排名,存在3起及以上案件的省份主要为:河北省8、河南省10、安徽省5、湖南省3、浙江省3、广东省3、甘肃省3、广西壮族自治区3

1.4 案件类型情况

65起案件的定罪情况看,主要涉及下列罪名:故意杀人强奸抢劫故意伤害投放危险物质,其中有17起案件2个或以上罪名。 

1.5 案件法医学检验鉴定因素统计情况

65起刑事错案涉及的法医学因素是多方面的,其中有15起案件存在2个及以上法医学方面的因素。主要包括以下几种情况:(1忽视物证提取的有710.8%主要表现为法医勘验人员未对现场重要生物进行提取,导致定案关键证据缺失;(2重要物证未进行必要检验鉴定的有3756.9%,主要表现为精斑、血痕或毛发等物证未进行DNA检验;(3关键物证丢失或来源不明的有69.2%,主要表现为定案的关键证据丢失,难以证明事实及重新鉴定,或者不能说明其合法来源被作为非法证据排除;(4忽视合理鉴定意见1015.4%,主要表现为审判人员对合理鉴定意见不予认可,甚至选择性采用了缺乏科学依据的鉴定意见;(5以不具有唯一性和排他性的鉴定意见定案的有1421.5%,主要表现为过分放大了鉴定意见的作用,如将血型、颅相重合、线粒体DNAY-STR等未达到个体确认效能的鉴定意见进行定案;(6鉴定意见存疑或错误有119.2%,主要表现为鉴定方法或鉴定结论错误。

1.6不同时间段刑事错案法医学因素统计情况

65涉及法医学因素的刑事错案以发案时间进行分组,重要生物物证未进行必要检验鉴定是各时间段刑事错案的主要问题。1981年~1990年发生的刑事错案中,忽视合理鉴定意见鉴定意见存疑或错误的现象更为明显。在1991年~2000年发生的刑事错案中,以不具有唯一性或排他性的鉴定意见定案是造成刑事错案的重要因素。详细情况见表1

1 不同时间段(年)刑事错案的法医学因素情况

刑事错案中存在的法医学因素

不同时间段(年)刑事错案的法医学因素分析

 合计   

n=65)(%

1981-1990n=8)(%

1991-2000n=36)(%

2001-2010n=21)(%

忽视现场重要生物物证的提取

00

616.7

14.8

710.8

重要生物物证未进行必要检验鉴定

450.0

2158.3

1257.1

3756.9

关键物证丢失或来源不明

00

411.1

29.5

69.2

忽视合理鉴定意见

337.5

411.1

314.3

1015.4

以不具唯一性或排他性的鉴定意见定案

112.5

925.0

419.0

1421.5

鉴定意见存疑或错误

225.0

616.7

314.3

1116.9

注:65起案件中有15起存在2个及以上方面的因素

There are two or more forensic factors in 15 misjudged criminal cases.

2  讨论

错案的发生并非法律适用的错误,而是与事实认定的证据尤其是科学证据有关[4, 5]。有学者对国内部分冤假错案样本进行分析,发现75%的案件在存在鉴定方面问题,说明证据问题是导致我国刑事错案的主要原因[6]。本文对2000年以来官方确认公布的刑事错案进行了分析,案件发生时间段分布在1982年~2009年,65起存在法医学勘验鉴定失误或错误的刑事错案主要集中在1991年~2000年,而上世纪90年代以前被明确认定为刑事错案的数量较少,可能与案卷及相关资料不全,当事人及办案人员离世无法调查等客观条件的限制有关。涉及法医学因素的刑事错案数量以河北、河南和安徽省最多,与相关报道[7]结果一致,这可能与当时上述地区刑事技术管理工作落后,法医专业技术力量相对薄弱有关。在涉及法医学证据问题的刑事错案中,故意杀人强奸抢劫暴力犯罪案件是最常见的几类案件,主要由于此类案件中法医学专业人员需要进行现场勘查收集相关生物物证,并对检材、活体或尸体进行检验鉴定,各工作环节的失误错误均可造成严重后果。

研究发现,涉及法医学刑事错案中存在的问题是多方面的部分案件同时存在多个法医学因素,其中尤其以涉案关键生物物证未进行必要检验鉴定的现象最为突出,如大量案件现场血迹、毛发及精斑等重要物证未进行DNA检验,而依据嫌疑人口供定案,在再审过程中亦未进行补充检验鉴定,甚至出现了物证丢失的情况。部分案件存在忽视现场重要生物物证提取,导致缺失定案的关键物证,而提取物证时又没有提取笔录或者与勘查笔录矛盾,导致物证来源不明,而被作为非法证据排除。此外,个别案件仍存在鉴定意见错误的情况。由此可见,刑事案件现场勘验过程中,法医专业技术人员的勘查水平和检验鉴定能力仍需不断提高,涉案物证的流转、保管工作仍需要加强。需要注意的是,部分刑事错案的原因是由于审判人员未对多份鉴定意见进行科学评价,忽视合理的鉴定意见,或者以不具有唯一性和排他性的鉴定意见定案,尽管造成此类案件的法医学因素所占的比重较低,但也从侧面反映出当前案件审判人员司法鉴定知识匮乏,对科学证据的鉴识能力较低,而法医专业人员在鉴定文书分析说明不够明晰,导致针对重要物证的鉴定意见缺乏有效沟通。因此,进一步完善鉴定过程与鉴定意见的使用衔接机制,对审判过程中科学证据的采纳具有重要意义。

导致刑事错案发生的法医学因素是多方面的,为避免刑事错案的再次发生,提高刑事案件涉案证据的效力,形成可以定案的有效证据链,应该从以下几个方面加强:第一,加大刑事科学技术的资金投入,加强基层技术室的硬件配备和一线法医专业技术人员的技术装备;第二,对法医专业技术人员定期进行相关技术培训,强化现场勘验人员物证发现、提取意识,提高勘验鉴定人员的专业水平;第三,积极推动检验鉴定机构的实验室认证认可工作,完善涉案物证流转、鉴定及保管等方面的制度,建立实验室检验鉴定的质量保证体系;第四,法医勘验鉴定人员与诉讼参与人加强对鉴定意见的沟通,积极推进鉴定人出庭和专家辅助人参与庭审质证工作,及时发现瑕疵证据并进行必要补充,避免错误鉴定意见的采纳[5, 8]。第五,开展法医职业伦理教育,提高法医专业技术人员的政治素质和法律素养,强化责任意识和风险意识。

参考文献

[1] 樊崇义, 胡志风. 美国通过可靠证据遏制刑事错案的机制考察. 国家检察官学院学报. 2015; 23(3): 140-156.

[2] Manishen JR. Wrongful convictions, lessons learned: the Canadian experience. J Clin Forensic Med. 2006; 13(6-8): 296-299.

[3] Leo RA. False confessions: causes, consequences, and implications. J Am Acad Psychiatry Law. 2009; 37(3): 332-343.

[4] Garrett BL, Neufeld PJ. Invalid Forensic Science Testimony and Wrongful Convictions. Virginia Law Review. 2009; 95(1): 1-97.

[5] Eastwood J, Caldwell J. Educating Jurors about Forensic Evidence: Using an Expert Witness and Judicial Instructions to Mitigate the Impact of Invalid Forensic Science Testimony. J Forensic Sci. 2015; 60(6): 1523-1528.

[6] 陈学权. 科学对待DNA证据的证明力. 政法论坛. 2010(5): 52-57.

[7] 稂志诚, 陈如超. 中国刑事错案中的鉴定问题--基于50例案件的实证研究. 中国司法鉴定. 2016; 86(3): 8-19.

[8] Wechsler HJ, Kehn A, Wise RA, Cramer RJ. Attorney beliefs concerning scientific evidence and expert witness credibility. Int J Law Psychiatry. 2015; 41: 58-66.

 

 

 


  学术研讨
 
首页司法要闻动态信息法律法规媒体报道学术研讨培训教育电子期刊通知公告鉴定指南技术规范机构名册
版权所有:山东省司法鉴定协会   联系电话:0531-82923111   传真:0531-82940543